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量产千万富翁!青岛“土豪村”山东头村改造背后的村政疑云

2018-04-15 来源:转载网络

  村民怒怼:这样的“土豪”当得憋屈!

  近日,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条足以让人艳羡得流口水的消息:随着青岛崂山区山东头村改造方案的实施,与社区居委会签署改造协议的村民,按照改造补偿协议,将获得住宅、商铺和现金在内总计价值千万左右的补偿,山东头村由此将诞生一大批新的“千万富翁”。

  然而记者近日的采访发现,在这一片喧嚣和热闹背后,却是暗潮涌动,一方面是相当一部分村民在这样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面前并未表现出几分喜悦,另一方面他们对改造之后的生活前景并不乐观,甚至部分自称知道改造内情的村民表示,改造背后可能隐藏着巨大的腐败黑幕。

  “这样的‘土豪’,当得不明不白,当得更是憋屈!”几位受访村民向记者表示

  

 

  “土豪”们的尴尬

  “媒体光看到了房子的价值高达千万,但是房子是用来住的。这个数字对于我们世代生活在山东头村的百姓来说,改善居住条件的意义并不大。”一位50岁开外的李姓村民向记者诉苦,30年前,男性村民到了结婚年龄,村里给批一块宅基地,由村民自行建房居住。但从30年前开始,村里就不再批地了,说是政府统一规划,将来统一改造安置。可这一等就是30年,独生子和孙子两代人都出生在原来的老住宅里。

  “目前村里许多家庭都四世同堂,十几口人同住几十平米的一个房檐下。”李先生告诉记者,即使按照改造协议,175平米的房子分到手,全家上自70多岁的父母,下到30多岁的独生子儿媳连同四五岁的孙子,也还得挤这样一套实际使用面积还不到140平米的套三的房子里,住房的窘况仍然没有改观多少。

  “所以,当年李发友上台前,承诺给村里每个村民增加50平米住房的竞选口号能拉到选票。”山东山东头村一位70多岁的辛姓村民口气中明显带有几分愤懑。记者从其他村民处了解到,现任村主任李发友凭借竞选时的“带领全村自主改造改造,可盈利60到80亿;公开村委收支账目,每年收支情况书面印发到每家每户,让全村监督;在原来的补偿以外,再给村民每人增加50平米住宅”等承诺当选……

  “目前的改造协议上说的每人45平米,与原来承诺的每人增加50平米,绝对不是同一个概念。”辛姓村民念叨着,“看山东头手里的土地面积和周边土地的价格,另外的50平米眼看着是没戏了!”

  据了解,目前山东头村总共约有1400套拥有房产证的住房,其中有几十套是前些年村里的一次改造改造而成的住宅楼,其余皆为村民自建的平房或者自己加盖而成的二层楼。而截止到记者前往村中采访的12月8日,签署改造协议并开始搬家的村民仅有380户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村民大多就近从事一些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职业,随着村子的改造和他们赖以生存的一些商户和小加工企业的离开,上楼后的他们下一步如何解决生计,将是困扰他们一个新的问题。

  被蚕食掉的家园

  记者从对部分村民的采访中得知,未如期签署改造协议的村民,有一大部分是出于对现任村主任李发友及其为商务目的村委会的不信任,对上楼后的生活保障心中没底,更有一部分自称了解内情的村民认为,李及村委会成员“把村集体最后的几百亩土地老本儿折腾光了,以后全村老少爷们吃喝拉撒就无依无靠了”。

  据了解,这部分村民的这个“结”大体是这样结下的:数年前,李发友竞选获胜并执掌村政时,村集体账上尚有2.3亿元的现金。此后8年间,李给全村改制后确认的几千名股东每人每年发3万元的分红。有村民大体匡算,按这样的速度,村集体的钱早在前3年就已经分发殆尽。

  “在村集体一无产业二无项目的前提下,村集体却还能持续给村民‘分红’,我们怀疑村委会不外乎采取了两种办法,一是向觊觎我们村土地的房地产公司举债,二是偷偷变卖村里的土地。”一位王姓村民向记者透露,他曾经通过朋友关系从政府相关部门查询,发现山东头村的村属土地在过去的8年间,从700多亩变成了300多亩,村民能够看得见的是,属于村集体的一片林地,前几年变成了一个占地200多亩足球训练基地;村里多处零碎的土地被外来企业租赁、占用或建起了违章建筑,而村集体却未见入账。

  这么大的事情,就发生在村民们的眼前,而村民对此却是一头雾水。

  “老祖宗600多年前给我们留下这700亩地,他们瞒着村民一块接一块的卖掉了,靠着给村民每人每年3万元的所谓‘分红’麻醉着大家的神经,‘拥护’着他们胡作非为,等哪一天他们下台不干了,全村百姓公剩下的那点儿值钱的土地全都折腾光了,我们的子孙后代靠喝西北风过日子吗?”有村民责问。

  “如果不是靠卖地给大家发钱,那肯定是靠向有钱的企业借钱。如果哪天债主上门讨债,还债的惟一办法势必还是以地抵债。”王姓村民忧心忡忡地表示。

  “土豪村”背后的村政疑云

  有村民对照着李发友竞选时的承诺,如此盘点其上台8年的“政绩”:“在原来的补偿以外,再给村民每人增加50平米住宅”,这次改造,村主任李发友在入户给村民做工作时表示,村里目前只剩下300多亩地,届时还会有消防部门和幼儿园入驻,不可能再给每人增加50平米住宅了;而“带领全村自主改造改造”,起初确曾搞了一个预计能赢利几个亿的‘颐惠园’项目,最后莫名其妙地以4700万元的价格变现了,还引发了连环套式的官司;“公开村委收支账目,每年收支情况书面印发到每家每户,让全村监督”,8 年来根本无从谈起,连同本次改造,本地块土地价格是多少?开发商是哪家公司?什么资质?开发成本是多少?集体有多少收益?……一概未向村民公示。曾有5名村民向上级政府反映情况,却遭到了李和村委会发动的几百人的围攻,割车胎、纵火、堵门、谩骂等不一而足,并威胁退回股份分红,有当事人心脏病发作,后遗症至今未愈……

  据记者从青岛相关部门了解到,近10年来,山东头村连续发生过几次规模上千的群众上访事件,分别影响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崂山区政府中韩街道办事处、崂山区工商局等部门。有村民向记者透露,参与围攻村民和上访事件的主要成员大多系从村集体股份制企业领取工资的人员,月工资额约为600元,表面上看,他们在村中从事保洁、保安等工作,但村民从未见过他们从事上述相关工作。

  “几年前李发友承诺给村民每人增加50平米住房之后,就有已经在外居住的村民回村,与未分家的家庭成员围绕那些‘增加’出来的住房面积,进行过一轮财产分割,许多家庭成员为此反目成仇。这次改造,为了争夺房产,许多家庭又打起了‘撕咬’……”上述辛姓村民叹了口气,惨笑道。

  日前,在上述王姓村民陪同下,记者在山东头村街头看到,已经有部分住户在从屋中搬出各种家具。从口音上判断,记者发现部分人应该是外来租客。改造改变了山东头村人的生活,也打乱了这些外来客的生存节奏。一位操四川口音的租客说,他此前就在村里开米线店,现在他们不得不搬到更远离城区的村子里去租房,铺面也得择地另寻。

  一条东西横贯村子的小河边上,一堆垃圾正在燃烧,滚滚浓烟顺着河道飘出很远,三三两两辆满载旧家具的车左摇右晃地从浓烟中鱼贯穿行……

猜你喜欢